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万草根

《给你一个亿,你能干什么?!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创业拯救中国  

2011-03-24 16:44:08|  分类: 图书连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明园兽首拍卖这件事,让我躺在床上望着漆黑的天花板足足纳闷了一个晚上。

说来也巧,这兔和鼠偏偏是我两个心爱的人的生肖,当然也是俺大清祖上被盗的国宝,所以这事儿就非同谁把家里的财神菩萨像拿出来卖了,那样的话,我才没闲工夫去多管闲事呢。

望着这只鼠和这只兔,它们忧伤的眼神和无声的沉默,我怎么也没法甩开脑海里不断跳出来的五个大字:“进步的代价”。

创业拯救中国

百年的中国近代史,读起来真的很艰难,充满了血和泪。西学东渐、变法维新、打开国门、走向世界……新与旧、启蒙与腐朽、先进与落后、改革与保守、西方的强盛与东方的贫弱、民主的清廉和官僚的腐败,中国的崛起与中国的危亡……百年的中国,像是个炼狱,像是个搅拌机、像是洗涤机,把我们每一个人都搅和了进去。中国人相信“国家兴亡、匹夫有责”,为了中国的进步和繁荣,请容许我讲一句不太有原则的话:无论你是愤青还是老朽,无论你是保皇党还是洋务派,无论你是大臣还是平民,无论你是长者还是晚辈,无论你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男人,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了他/她的沉重代价。

尤其是,当外国列强侵略中国,伟大而悠久的东方文明受到了西方文明的冲击,东方的传统价值观受到了西方的挑战。我们中国人总有那么隐隐约约的一种“真命天子”的情结,我们是皇城根儿,我们是世界的中心,我们应该是老大,一次次这个潜意识里的意愿受到了挑战,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深深的不悦、由衷的悲怨,或者,剧烈的激动。

我们流泪,我们流血,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容易激动。我们不是情绪化地变成了极端的民族主义者,就是情绪化地变成了彻底的自由改革派。我们不妥协,我们崇尚你死我活;不听我的,毋宁死,中国人习惯了在危难时刻去拼命,去迎着炮火冲锋。嗨,何必呢,兄弟姐妹们,别总是那么激动,咱能不能换个活法,在平平凡凡的每一天,微笑;在危急的生死关头,大笑。

不然,我们真是活得太累了。想想吧,带些缺陷才是完美,我们应该学会宽容,退一步海阔天空,笑一笑风平浪静。

假如……我是这只鼠、或是这只兔,我会如何看待今天这一切?

百年前宁静的一个夜,我的头颅被砍下,我的鲜血已流尽,大清王朝的腐败和懦弱,我付出了最大的代价,我的喉咙被割断,所以我无法开口说话,只能冷眼向洋看世界,已经看了五代人、一百年。

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我还愿不愿意回家,再回到圆明园的断壁残垣中去,那样做,也许会勾想起我太多痛苦的梦呓。

我的头颅已经被砍下,我的鲜血已经流干,我受不了更多的折腾,我需要清醒和宁静,我不愿意看到人们因为我,再来一次群情激奋的义和团运动,再来一次刀光血影的鸦片战争,或者又一次在圆明园点燃起一把熊熊大火。

我已经死去,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,虽然历史时常会重复,我愿意看到的是太平盛世的再次降临,是中国的文明与和谐,是中国人的崇高和宽宏大量。

我怀念辜鸿铭辜爷爷,真希望今晚他来陪陪我,开导开导我的心灵;辜爷爷他实在太懂西方了,他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;辜爷爷说过:“俺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文明的三大特征,正是深沉、博大和纯朴。”

我的头颅已经被砍下,我的鲜血已经流干,我已经为你们受了难,我已经付出了最大的代价,所以听我一句嘱咐吧,你们别学清宫太后娘娘更年期的变态、偏执和跋扈,中国人要学会理性,要遵守规则,要“深沉、博大和纯朴”,要玩诚信的游戏。

我多么希望老师严宗光严复严先生今晚也在我身边,指点我的迷津:“中国之强弱存亡决定于三个基本条件:一曰血气体力之强,二曰聪明智慧之强,三曰德行义仁之强。”

差不多今天你们都有啦……姚明、阿联有“血气体力之强”、神七神八是“聪明智慧之强”、“德行义仁……”这我还不太理解,中国人德行义仁究竟是什么?你们谁能告诉我?

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习惯生活在魅力无穷的巴黎,假如让我回老家的话,请给我一个惊喜,让我看到一个比巴黎妩媚万千的家乡,让我当一回海龟,让我开心得忘却西方。

我的头颅已经被砍下,我的鲜血已经流干,我已经是人家家里的人了,即使我再次被出卖,也请你们大大方方拿出点钱来赎回我的声名,赎回我的身子,让我脸上有些光彩。

大家创业吧,创起大业来,将来把卢浮宫买了,把巴黎也给买了……不许去偷、不许去烧、不许去抢,你如果去别人的国家,万万不可提着枪带着刀,万万不可去当总督……可以去做贸易,可以去当投资人,做事讲诚信,做人要厚道,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德行,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精神。

我是一只沉默的鼠,我是一只沉默的兔,我的头颅已经被砍,我的鲜血已经流干,我有那么一点点怨,我有那么一点点谜……

 

百年前宁静的一个夜

巨变前夕的深夜里

枪炮声敲碎了宁静夜

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剑

多少年炮声仍隆隆

多少年又是多少年

巨龙巨龙你擦亮眼

永永远远地擦亮眼

巨…龙…巨…龙…你…擦…亮…眼…

永……永……远……远……地……擦……亮……眼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