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万草根

《给你一个亿,你能干什么?!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一章 创业的天空 与Google轻轻地擦肩而过  

2010-05-20 13:32:19|  分类: 图书连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一章 创业的天空

 

从屋里出来以后,这世上的一切都变了模样,用除去了势利、返璞归真的目光,啊,我看到天空是橙红色的,草地是五彩的,遍地的蚂蚁和蚯蚓在朝我欢笑,金鱼儿在悬崖顶上跳舞,一群群喜马拉雅熊在天上飞……

   

◎我开始相信这世界上是会发生奇迹的。


◎我相信天上是有天使的。


◎我告诫自己站稳了,脚踏实地地站在地上。


◎每一个巨人都有诞生时呱呱落地的那一刻,每一个伟大的公司都有艰难的第一步。


◎奇迹此刻正发生在你面前……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与Google轻轻地擦肩而过

 

因为那几年三天两头往硅谷飞,所以我实在记不清这个故事到底是发生在1998年还是1999年某个夏日的下午了。


那天我和Excite.com的创始人Mark V.H.在Palo Alto的一家餐厅共进午餐。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,餐厅里仅有我们两位顾客,我们坐在沿街落地窗边的餐桌旁。Mark是当时硅谷的风云人物,也是个亿万富翁。他还在斯坦福读书的时候就和同学创办了Excite.com搜索引擎公司,Excite紧随着Yahoo上了市,成为当时世界上第二大搜索引擎,老大当然是Yahoo。


其实Yahoo创立的时候根本就不是搜索引擎,而是一个网址目录(Directory),所以要是讲互联网历史的话,Excite(开始时叫Architext)大概是世界上最早的名副其实的大众搜索引擎了。我在1995年的时候就开始涉足中文搜索技术,但Mark和我这时不仅对搜索已经没了兴趣,就连互联网,哦不,是对“文字的”互联网都失去了兴趣,让我们感兴趣的是带声音、带视频的那种互联网,也就是现在所谓的“宽带”。


那时搞宽带,好比今天我们要将马路上跑的汽车的动力从汽油统统换成电池,真的非常具有挑战性。即使在美国,那时候大部分人上网还是靠电话线拨号。所以Mark和我企图在黑暗里寻找到宽带的杀手级应用,可谓是超越了时代3~5年吧,特有天行者的感觉,好像自己穿越了时空,不再生活在人间。

正当我们在加州的阳光下懒懒地打发各自盘中的食物时,我俩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窗外。马路对面,沿街小店的二楼房顶上突然爬上来两个小伙子,他们将一块白色旧床单做成的横幅挂在了二楼的沿街墙上,上面有六个五颜六色的字母:“Google”,下面有一排黑色的小字“The Next Generation Of Search Engine”(下一代搜索引擎),顶上方则写的是“Grand Opening”(“隆重开业”,换用今天更加in的话该叫“绚丽绽放”)。


Mark从鼻子里哼了一声:“这些毛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还什么搜索引擎哪,搜你们个头啊!”其实Mark也刚刚三十出头而已。但是无论如何,那时我俩都200%地坚信这个地球上搜索引擎的天下疆土早就已成定局,由当时的四大上市搜索引擎公司各占一方:Yahoo,Excite,Infoseek,Lycos——犹如不可一世的四大天王。

吃完饭出了餐厅,Mark戴上墨镜,开着他的跑车扬长而去。我呢,因为六七点钟还要在附近见另外一个人,所以独自在街上逛来逛去,消磨时间。那条街不长,两边是两层楼高的矮平房,一楼都是沿街的小店,二楼是公寓。在马路上从头到尾逛了几个来回以后我有点心烦了,正想找家方便店去买一听冰镇饮料来提提神,却发现自己又徘徊到了那块挂着“Google”白布的商店门前。也许是实在无聊,也许是出于对“下一代搜索引擎”的最后那么一点好奇心,我决定沿着楼梯上二楼,去看看这些毛孩子们到底在玩些什么花名堂。


二楼是个不大的公寓,房门口还有一个楼顶露台,好家伙,三四个小伙子正在上面拖着自来水管打水仗,玩得不亦乐乎。


见有客人上来,小伙子们停止了楼顶海水大战,大声叫着“有请第一位”,便热情地向我迎了过来。我愣住了,怎么我是“第一位”?什么意思啊?经过一番相互沟通,才明白原来那天晚上是Google的开张派对,小伙子们在阳台上浇水,让被加州阳光暴晒了一整天的阳台快些清凉下来,他们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到场的应邀客人,而事实上我是不请自来的。


我敢肯定地说,如果不亲临其境的话,没有人可以想象出Google那时的办公室有多么简陋,比起附近那些超级奢华的Yahoo、Excite、Netscape、@ home……的办公室来,Google这间二楼的平房、几张旧木板桌子、木板椅子、零星几台电脑(当时的Google大概还寄生在斯坦福大学的校园网上),用“希望小学”的场景来形容绝对不过分,真的,一点儿都不夸张!


对于我这个不速之客,小伙子们没有冷落和怠慢,也许Google那时根本还没有资格让来自全世界的膜拜人群踏破门槛。其中一个矮矮瘦瘦的小伙子,自我介绍说是斯坦福的一个研究生,现场打印了几页Google服务器群的拓扑图,滔滔不绝地给我介绍起Google的搜索原理来。我一边听他讲解,一边心里暗暗冷笑,Mark不是说了吗,都什么年代了,还搜索引擎哪,搜你们个头啊!


不一会儿,唧唧嚷嚷又上来了一拨人,看上去都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,他们中一个白白胖胖的见我是一个陌生人,过来和我握手聊天。他连名片都没有,随便撕了一张纸条写了个邮件地址和电话给我。地方小,人多,这帮穷酸小子们连什么吃的喝的都没有准备也有脸皮开派对,叽里呱啦尽在说他们自己学校里的那点臭事儿,打打闹闹实在无聊。唉,我想,这世界上还有多少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去处理哪,别待在这里浪费时间了,再看了一下手表,和我要见的人碰头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。


于是我从人缝里挤了出来,下了楼,拍拍衣服,顺手把那几张打印的拓扑图、包括白白胖胖的小伙子手写的那张破纸条,统统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里……


***


2000年,办公室里来了一位在上海东华大学读博士的实习生,电脑坏了,所以我把自己备用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借给了她。一星期后她把电脑还给了我,我重启时发现她把浏览器的主页设成了Google,我顿时眼睛一亮:这不是那条白色横幅上的几个字母吗?!

 

过了几天,我在网上偶尔读到报道关于VC历史上第一笔超过2500万美金的A轮投资:Google??!!


过了几个礼拜,我在一本杂志封面上看到了那个白白胖胖的小伙子(他好像结实了点,也显得成熟了些),名字叫谢尔盖·布林???!!!


过了几年,Google成了纳斯达克历史上最轰动的一桩IPO,谢尔盖·布林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,年仅30 岁!


后来又读到了Google的发迹史,压根儿一个韩剧式的灰姑娘故事。


***


听好了啊,创业者弟兄们,以后别老是再扛着Google的股价来和我攀比你公司的估值,你们可知道Google曾经的估值是多少吗?告诉你们吧:一文不值!


赖利和谢尔盖这两个斯坦福大学的穷学生,在Google诞生之后的将近四年中,求爷爷告奶奶地没少敲投资人的大门,结果无一例外,统统吃了闭门羹。即使到了Google的用户流量三天两头把斯坦福大学的校园网都搞瘫痪了,也没有引起任何投资人的兴趣。大学里三番五次勒令他俩把网站从学校的服务器里搬出去,差点儿把两位年轻人逼良为娼。有一天赖利破罐子破摔,对谢尔盖说:“咱俩他妈的别再硬撑了,干脆,把这没人要的破玩意儿给卖了得了吧!”于是两人跑遍了AOL、微软、Yahoo,开价60万美元但心理价位仅仅30万美元,结果呢,统统被嗤之以鼻,无人问津。


上天无门、入地无缝,正在痛不欲生的绝望时分,天上飘下来一片洁白的羽毛,天使来了。

天使是位可爱的老头儿,名字叫安迪·贝托尔斯海姆,他曾经是Sun 公司的共同创始人。安迪没多吭声,递给两个小伙子一张支票:10 万美金。于是,靠着这张10 万美元的支票起家,两个人一步步打造出了今天的Google。而安迪·贝托尔斯海姆的那10 万美元呢,后来变成了将近3个亿,翻了三千倍!


一个多么美妙的麻雀和天使的神话……


***


读完了Google的这篇前传,我捶胸顿足、后悔莫及,那年那天,我为何不在那楼上的破屋子里再多磨蹭一会儿,虽然自己那时还没有开始投资生涯,好歹塞给谢尔盖个十万八万也是不成问题的,今天即使没有三千倍,三百倍也行啊!


痛定思过,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在镜子前指着自己的鼻子臭骂了一顿:


“瞧你这小子多势利眼呀你!


“人家谢尔盖穷的时候没钱烧、租不起办公楼、买不起高级办公家具……你就不把人家当人看?!

 

“你成天奔那些个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家里钻,跟什么Yahoo、Excite、Infoseek、Lycos抱团搞关系傍大款,他们有哪点儿比谢尔盖小弟弟强啊?!


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?


“君不见如今Yahoo、微软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,Excite、Infoseek 、Lycos当年的天王巨星古今将相在何方?孤坟荒冢一堆草就没了?


“做事先做人,赚钱也要先做人,听见了没有、记住了没有?!”


我把自己扇了个体无完肤,恨不得地上有一道缝,可以钻进去躲起来……


从屋里出来以后,啊,这世上的一切都变了模样,用除去了势利、返璞归真的目光,我看到天空是橙红色的,草地是五彩的,遍地的蚂蚁和蚯蚓在朝我欢笑,金鱼儿在悬崖顶上跳舞,一群群喜马拉雅熊在天上飞,宫崎骏翘着脚坐在月牙儿尖尖角上向我招手……


◎我开始相信这世界上是会发生奇迹的。


◎我开始相信天上是有天使的。


◎我告诫自己站稳,脚踏实地站在地上。


◎我不时地提醒自己,看清楚想透彻再迈出每一步。


◎我认命了:该你赚的你想推都推不掉的,不该是你的送到眼前你也是看不见的,千万不要去竞价,不准贪婪!


◎感谢红杉(当然还有KPCB①)发现了Google,终于为我们复仇把比尔·盖茨给干掉了……


◎警惕Google在掌握政权以后会蜕变为又一个微软。


◎假如……假如今天又有哪个年轻的谢尔盖真的要去把Google和百度干掉,我卖房子卖车子卖血卖腰子也要支持他,帮他买一把魔剑,送他去勇敢屠龙,开创美丽新世界2.0……让我也彻彻底底过一回做天使的瘾。


◎世界上永远有后来者,每一个巨人都有诞生时呱呱落地的那一刻,每一个伟大的公司都有艰难的第一步。


◎我们身边那些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和流着鼻涕的小姑娘,谁说他们哪天不会成为谢尔盖和希拉里?


◎奇迹此刻正发生在你面前……


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想起自己与Google当年这份失之交臂的情缘,耳边就响起那首歌:“Never Say Never”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[注①]:KPCB(凯鹏华盈)成立于1972 年,是美国最大的风险基金之一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
查立的微博:

网易:http://t.163.com/himalayabear
搜狐:http://himalayabear.t.sohu.com
腾讯:http://t.qq.com/himalayaxiong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